这是瞎儿阿.

专心嗑糖👌

有事儿qq找我:1269884734

【祺泽】镜(中)

#由明星大侦探第三季第二案引发的遐想#
#突如其来的中#
#无修改#
#HE#


平安夜快乐

🍎


人类泽×巫师祺

请勿上升真人






你是一方清幽,在传说时,你已走进世界。




10

路灯打在李天泽身上,影子亦步亦趋跟着,风吹过路边的落叶,干黄的叶子在地上哗哗响。他在无数个夜晚,都这样一个人慢慢走回家,眼前的风景硬生生添上几分萧瑟。


额前的刘海被吹飞几绺,他轻声叹气,把手从捂的温暖的口袋里掏出来,抚平不安的头发。


刚想重新插回口袋,手腕突然被人扣住。


他仓皇回头,入眼是一双纯净的眼睛,对方笑的像开了花,虎牙兔牙一起挤进李天泽的视线里。


“简亓……?”


“走吧,天泽。”


“去哪儿?”


“带你玩去。”


“可是我家里……”


“不要管那么多,该放纵自己就别拘拘谨谨的,多难受。”

简亓的话直入心底,他突然放松了,什么欠款,什么马嘉祺,管他们呢,自己开心就好。


……


夜里的游乐场才是最热闹的,不论多晚,都有人在这里狂欢。


十点了,照常这个点李天泽已经回家和马嘉祺聊完天然后去睡觉了。但今天不一样,他身边有一个叫简亓的人,能让人把安全感寄托于他的人。


李天泽一直觉得简亓是个暖男,这种被温暖包围的幸福感,是平时无法感受的。


但又似乎很熟悉……


好像某个人也待他这般温柔……


不管了,先玩再说。




李天泽说到底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孩子,游乐场对他有莫名的吸引力,他一进去就露出本性,撒了欢似的拉着简亓满场跑。


两个不怕高的大男人转来转去,玩了很多惊险刺激项目,在一众情侣丛中格外惹眼。


最终两人身影站定在大排长龙的云霄飞车前。


“这是我一直想玩的。”


“过山车?”


“没错。”


简亓还是保持标准温暖的微笑,不动声色的摸摸李天泽的头发。

“我以为你会想坐摩天轮。”


李天泽扭头刚好看见简亓还未收的宠溺笑容,他冲简亓回笑,伸手把停在他头上的手抓下来。

“我像是喜欢玩那么幼稚的东西的人?”


“你不是。”简亓自然的握住那只抓着他的手,“我是。”


“哦?看不出来啊,简亓先生。”李天泽的手僵了僵,接着缓缓的回握。


“嗯,是啊,我就是喜欢玩那么幼稚的东西的人。”

简亓顿了顿。

“所以,李天泽先生,你愿意陪我一起吗?”


一秒……


两秒……


三秒……


李天泽在模糊间好像听见自己与对方的心跳,扑通扑通的演奏成交响曲双重奏。


他缓了一会儿,迟迟的说。

“我愿意。”


明明可以回答“好”或者“可以”,但他奇怪的就想说这句,脱口而出,拦都拦不住。


简亓原本温暖的笑,渐渐像打翻了蜜糖罐,甜蜜都留在嘴角,看不出来都难。



11

李天泽迷迷糊糊的跟简亓去排摩天轮的队,迷迷糊糊的接过售票员递过来的票,直到登上摩天轮,他还保持刚才呆愣的表情。


简亓忍不住笑出声。


李天泽这才回神。

“你笑什么?”


“你这样真可爱。”

——天泽,你可太可爱了!


两个人的话猛然重合,李天泽呆住了。


他望着简亓的眉眼,觉得有点重合。


朦胧间他仿佛看见了另一个人,虽然从未见过真容,可他隐约感觉那个人应该就如眼前这般面貌。


像,太像了。


给人的感觉太像了……


“天泽……天泽!”


“啊……?”

李天泽陡然清醒。


“你怎么了?”


李天泽看着眼前的人虎牙晃晃,昭昭的闪了眼。

“啊,我没事,就是想起点事。”


“哦,没事就好……”

简亓若有所思的回了句。


空间突然静的出奇,两人默契的沉默不语。


——


简亓的声音先打破沉静。

“天泽,你喜欢我吗?”


李天泽还在低垂着眼看玻璃外的夜景,被突如其来的问句憋的没了话。

“你……为什么问这个?”


“回答我。”


对方突然严肃的样子吓了李天泽一跳,他从未见过这样的简亓。


和简亓也只认识了一个月的时间,本来不应该很熟悉,但李天泽却莫名的对对方产生一种情愫。


“嗯……喜欢啊,你人这么好,又温暖,又有钱,对人很有礼貌,带我玩还帮我忙,我很感谢你呢……”


“不是这样的喜欢。”

简亓打断他的话,也打断李天泽继续编下去的谎。


“那是哪样的喜欢?”

他装傻,一脸无辜的看着简亓。


简亓噗的笑了出来,拍拍他的脑袋。

“傻天泽,看不出来我喜欢你吗?”


简亓再次露出宠溺的笑,像是在眼底揉碎了星星,柔柔的盯着李天泽。


李天泽震惊的丢了手里的摩天轮票,突然有些害羞,微微低头,被对方突如其来的告白搞的七荤八素。


“……我们才认识多久啊,你这么突然……不是,你这……未免有些太快……”

李天泽语无伦次的回答,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,他懊恼的挠挠头。


“不突然啊,我们认识很久了啊。”


“很久?才一个月啊,这可不久。”


“不快了,天泽,我第一次见你就一见钟情了。我也知道一见钟情不靠谱,所以我用了很长时间去检验。今天,我有结果了……”
“天泽,我喜欢你,很喜欢,一见钟情加上日久生情,我想,这足够证明我有多喜欢你了。”
“天泽,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?”

简亓用柔和的声线坦诉他的喜欢,李天泽感觉自己有些醉了,他迷醉在简亓的温柔乡里,忘了今夕何夕。


摩天轮到了最高点,光线恰恰好好打在简亓脸上。


摩天轮顶端表白的人,就是你的真命天子。


李天泽想,简亓也许就是他的真命天子。



12

简亓的突然告白结束在李天泽答话中。

“你一会儿陪我坐过山车我就回复你。”


李天泽迷之脸红,生生避开简亓炙热的目光,头脑一热就说出莫名其妙的答话。


什么跟什么啊,简亓会以为这是个傻子吧,这是有多想坐过山车啊!


李天泽想把自己的脑子掏出来看看都装了些什么,人生中第一次被男人告白,表现就这么完蛋。


他偷偷斜过眼看简亓表情,看到对方依然笑得相当淡定。


“好。”

简亓答。


我的天!这男的老笑什么笑,看的我的心要开花了好嘛!


……


摩天轮舱门一开李天泽几乎是逃出来的。


他不知道怎么了,感觉摩天轮里的空气稀薄极了,呼吸都困难,偏偏简亓笑得好看的人神共愤,他差点窒息过去了。


简亓这人脸不红气不喘的表白完,把他搞得脸红气喘。


明明他才是被表白的人,为什么这么被动?


好气哦……


他狼狈回身看简亓不紧不慢的走过来,那人周身竟像加了滤镜一般。他此刻眼里除了简亓,其他人都是模糊的,而简亓像电视剧里的男主角一样慢动作走来牵住他的手,他感觉心脏要爆炸了。


“走吧,去坐过山车。”简亓轻声说,“别忘了,你的答复。”


嘣!


李天泽抚上被炸的渣都不剩的心,感叹道……


简亓真的,在无形中撩死人啊……



13

不过最后,说好的过山车没有坐上,说好的答复也憋屈的咽下了肚。


去云霄飞车的路上,简亓突然说要去买水,李天泽同意后便看到简亓步伐慌乱的挤进人群中。


他独自在路边找了个长椅坐下等人。


他等了很久,没有等回简亓,倒是等来一个小孩,那小孩是在游乐场卖气球的,李天泽记得。 


他看见小孩哒哒的跑过来,手里攥着一大把气球,跑到李天泽面前交给他。


“大哥哥,这是一个叔叔让我给你的,他说他有事先走了。”


他愣几秒,然后伸手接过气球。


手抖没拿稳,飞了几个,他盯着缓缓上升的气球,心中难掩失落。


本来都酝酿好的话到底也没说出口……


——


李天泽自己回了家,进门直奔卧室,一下子扑在床上。他搂紧被子,在心里骂了简亓一千遍不要脸。


“怎么了?”

马嘉祺的声音响起,李天泽越听越像简亓在说话,忍不住迁怒在马嘉祺身上。


“都怪你,捡到你之后没一件好事。”
“简亓这个混蛋,竟然丢下我一个人跑了!”
“我以后要是再理他我就跟他姓!”

李天泽骂完一顿发现马嘉祺迟迟没了动静,他以为马嘉祺生气了,拉下脸叫了马嘉祺几声。


然后李天泽听见马嘉祺丧心病狂的大笑…… 


“哈哈哈这可是你说的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

马•笑的上气不接下气•嘉祺说。


李天泽现在觉得马嘉祺比简亓更有病。



14

李天泽第二天早上起床头晕乎乎的,他吃了几粒阵痛片,喝了点热水,感觉好多了。他看了眼表,七点,然后他穿好衣服准备去咖啡店。


“再见。”

李天泽刚刚开门就听到马嘉祺清明的声音,他微微一愣。


“这么早就起了?”


“是啊。”


“那,我先走了,拜拜。”

李天泽关上门,想起马嘉祺昨晚癫狂大笑,撇了撇嘴。


怎么会觉得他和简亓像呢,简亓明明是个那么冷静的人……


——


到了咖啡店,李天泽推开门,门上的风铃叮叮当当的响。


“天泽来了啊。”


“嗯,老板,有什么要干的吗?”


“现在还没有,要不你先去买早饭。”


李天泽点点头。

“好。”



从早餐店出来,突然下了小雨,李天泽把外套裹了裹紧,提着早餐快步走回咖啡店。


离了咖啡店不远,李天泽透过玻璃清晰的看到一个熟悉身影。


那人在坐在软包椅子上打瞌睡,他走近,直到可以将那人的身影看个透彻。那人半眯着眼,侧脸好看极了。


李天泽昨天的被放鸽子的委屈和不平突然不见了。


他推门,简亓听到风铃声,猛然抬头,正好撞进李天泽染上雾气的眼睛里。


“天泽。”


“嗯。”

李天泽的肩膀上落了雨,湿乎乎一片。


简亓起身走向他,揉揉李天泽半湿的头发,眼底笑意没一丝隐藏,温柔的一塌糊涂。


李天泽提着袋子的手渐渐收紧,又松开。


完全没办法,对这个人生气啊……


“简亓……”


“天泽,对不起,昨晚匆忙的走了,都没来得及和你说一句再见。”


“嗯,没事。”


“那你原谅我了吗?”


“我……原谅你了。”

简天泽说。


——


把早餐给所有店员分好,李天泽在咖啡店一角静静的咬着简亓带来的凉糕。


“凉糕不好吃。”

李天泽吃了几口,推推凉糕盒,抬头对简亓说。


“那给你这个,我觉得这个也不好吃。”

简亓把面前的另一个盒子移到李天泽面前,把凉糕带到自己这边。


李天泽用勺子舀起一勺送进嘴里,嚼了嚼觉得还不错,又吃了几口,竟然越吃越好吃,根本停不下来。

“这个很好吃啊,叫什么?”


简亓也吃了几口凉糕。

“那个叫冰粉,好吃吗?我觉得凉糕挺好吃的。”


“你的口味和我还真不一样。”

李天泽砸砸嘴。



在八点到九点的这段时间,李天泽一直在和简亓坐着聊这聊那,唯一两人均闭口不提告白答复的事。


九点半,客流量慢慢多起来,李天泽开始忙活,简亓跟在身后帮忙,都把这事忘到了脑后。



15

一天辗转几个地方打工,李天泽一天都头重脚轻。


简亓上午陪了他一会,又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干嘛去了。


他送完最后一个快递,整个人都像脱了力似的,头晕的不行。飘飘乎乎的回家,路上打了好几个喷嚏,感觉浑身很烫。


回到家关门后李天泽觉得自己要死了,身子好软,没有力气走到卧室,他无力的坐在门口,想缓解一下。


他坐了半天,仰着头靠在门板上,突然莫名的想简亓现在在做什么呢。


可能在工作?

应该不是,他那么爱自由,绝不会被工作束缚。


那是在和别人谈笑风生?

唉,想想就难过。


他站起来,扶着墙缓慢起身,抬脚试着往前走。他踉跄两步,紧接着无法忍受的头晕目眩来袭,李天泽不可控的向前倒。


并没有预想的疼痛撞击,而是落入一个熟悉怀抱,很温暖很安全。


李天泽没有去想这个怀抱是谁的,只觉得很困,很想睡。他阖上双眼,浑身酸痛乏力,任由被那人抱起。


他被轻放到了沙发上,混沌中似乎听到翻找抽屉的声音。


过一会儿,他被人拍拍。

“天泽,来吃药。”


声音好温柔,好想看看是谁。可是他好累,不想睁眼。


那人见他不肯睁眼,没有再叫,而是慢慢抬起他的头,静静坐下放到自己腿上。


“我给你唱歌吧天泽……”


他不太清楚的听到这句,还没有去仔细琢磨,就有歌声传来。


歌声像天籁一样,好听的无法形容,行云流水的入耳,好像清泉一样温暖寒冷。


李天泽昏昏沉沉的,没听出是什么歌,只是觉得好听极了。


后来他已经快要听不见了,强称着双眼,微微眯开一条缝。他模糊的看见一个人影,看不清是谁,看轮廓应该是很干净的人。


是个好人呢……


李天泽睡去……



16

再醒来,入眼的是一片白色。李天泽眯了眯眼,适应着强光照射。


旁边挂着点滴瓶,他抬抬手,看到针管扎进皮肤,神色微微变了变。


开门声响起,他扭转视线,看到身穿白色大衣的简亓,突然觉得梦还没醒。他逆着光走来,好看的不像话。


“天泽,还好吗?”

简亓轻声问。


李天泽张了张嘴,觉得嗓子沙哑的说不出话。

“嗯……还好……”

发出的声音干涩的很。


简亓弯腰倒了杯水,修长的手指拿着玻璃杯递给他。

“喝口水吧,你刚退烧,多喝点水比较好。”


“我发烧了?”


“嗯,39.9。”


“你送我来的?”


“是。”


李天泽喝了口水。

“昨晚,是你吗?”


“嗯?什么昨晚?”


“不是吗……?”

他小声嘀咕。


“昨晚有人打电话给我,说你晕倒了,我就过去了。”


“噢……”


简亓扬起标志笑容,抬手摸摸他的头。

“你可吓死我了。”

语气后怕,简亓是真的吓到了。


昨晚发烫的小人儿像小猫一样蜷缩在他怀里,让他束手无策。长这么大,第一次这么在乎一个人的难受与否。


“天泽,以后别硬撑着了,我会心疼。”


李天泽抬头,盯着简亓的眼睛,万般情绪缕不清。

“好。”



17

00:00

李天泽:圣诞快乐,简亓


他零点准时点开聊天框,编辑祝福发送过去。


看着简亓的头像,他笑笑。


凌晨祝福都是小女孩做的,自己曾经最不屑的事,主动为一个人轻易打破。


……真奇妙。


几乎是在零点最后一秒,顶端的字突然变成正在输入。原本认为不会回话的人居然还在,李天泽慌忙坐起身,看到墙上的钟表指针咔哒一声微转。


00:01

简亓:圣诞快乐,平安夜吃苹果了没?


他紧张的看到手机屏幕上弹出一句话,激动的拿起床边的镜子来回晃。


啪!


“我去,李天泽,你要死啊!”

镜子里马嘉祺被李天泽晃的天旋地转,手里有什么东西好像没拿住,掉在地上,他悲壮的大喊。


“马嘉祺,简亓他回我了!怎么办,我回什么好?”

李天泽语气难掩兴奋,停下晃动,直视着镜子问。


“什么都可以,你自己真心的就行。”

马嘉祺无奈的给出建议。


“好。”


00:04

李天泽:吃了


……


马嘉祺眼皮忍不住跳跳。

“……就没了?”


“没了……”


“吃了就完了?”


“完了……”


“李天泽你有毒吧……”


李天泽瞅了瞅手机屏,对方没有回话。


“我真的吃了……”

他回看镜子,信誓旦旦的说。


马嘉祺听到李天泽这样说,不禁扶额。

“李天泽你有毒。”


……

00:12

简亓:晚安,早点睡吧。


00:12

李天泽:晚安……


——


李天泽从上次生病后和简亓一直保持着不温不火的关系,但每天过的却比的上情侣滋润。


简亓真的很适合做男友,贴心的要命,把他照顾的面面俱到。


李天泽想,简亓真的是很温柔吧,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。他的感情由自己支配,能说收就收,但被简亓温暖过的人,不会轻易放下。


他就陷入在这样的体贴中。


是简亓在他低谷处拉了他一把,让他不至于伤痕累累,入火焚身。


真是个招人喜欢的人啊……


他撑起身子坐起,满脑子都是简亓的笑。混沌起身,去卫生间洗了把脸。


洗漱完后,他去卧室穿好衣服,准备出门。走到门口,想了想,又去卧室找了件深灰色大衣套在外面。


顺手拿起手机,打开锁屏,点开微信,莫名其妙的发了条消息。


7:06

李天泽:我出门了


发完心满意足的把手机放在柜子上,弯腰去穿鞋。


屋内突然响起手机消息提示音,他顿了一下,起来看手机屏幕。看了半天,并没有消息进来,自己刚刚发的话还孤零零的在原处,对方并没有回。


听错了吧……


最近总是幻听,好奇怪哦。



18

咖啡店今天生意格外的好,情侣都喜欢在圣诞节一起喝喝咖啡,谈谈人生。


李天泽坐在点餐台,拄着下巴看一对小情侣对视,两人纷纷红了脸,笑的很甜。


李天泽跟着笑的很甜。


真幸福啊……


他抬眼看窗外的圣诞树,在寒风凛冽中笔直的挺立着,被装饰的亮晶晶的。他想,晚上应该会很漂亮。


“诶,天泽,你看树下那个是不是经常来的简大帅哥啊。”

关系比较好的店员拍拍他的肩,一脸八卦的说。


李天泽转移视线,看到树下那个人,那人穿着一身格子大衣,淡淡的雾气笼着他,轻轻柔柔的钻进眼底。


简亓身前来往走过路人,每个人都赶着见心上人,但他在李天泽眼里是如此清晰,淡淡然然入了骨。


李天泽静止了……


简亓眸光流转,如往常一般笑望着他,抬起右手摆了摆。手中握着手机,示意李天泽看手机。


李天泽再柜台一角找到手机,打开一看,是简亓的消息。


10:56

简亓:天泽,出来。


李天泽轻轻笑了。


他没有穿外套,直接推门出了店。 他像个小孩子等到来接的家长一样奔向简亓,笑得开怀。


“简亓!”

他在这样的日子,这样的天气,遇见这样的简亓,是何等的天降幸运。

“好久不见。”


简亓像以前一样,轻轻覆上他的头,笑着揉揉。

“好久不见,天泽。”


简亓拉住李天泽的手,把手的炙热传递给他,他捏捏李天泽冰凉的手,像是捧住了全天下最珍贵的宝物。


“怎么不穿外套?”


“着急来见你啊!”

李天泽紧紧回握,汲取对方手的温度。


“穿上外套,我们去玩。”


他甜甜的笑,一如往常。

“好。”



19

简亓带他去了琴行。


简亓和老板似乎很熟,进门和老板打了声招呼。


“哟,小亓,这回带着朋友一起来的啊!”


“嗯,陶叔。”他转头在店里巡视,“小醉出去了啊?”


“是,刚才去买东西了。”


李天泽站在一旁,默默的听着,思绪飘到窗外突然下起的雪。


手被牵住,简亓拉着他走到一架钢琴前,邻座有一个十四五的女生在弹钢琴,仔细听,弹的是电影《你的名字》主题曲《前前前世》。


琴声跌宕起伏,李天泽尤其喜欢后半部分重音激烈后的平缓,琴曲辗转,女生随着琴声的高昂,身体也陶醉的摆晃,眼睛轻闭。


一曲终了,李天泽不禁鼓掌。


女生不知道身后站了人,听到掌声吓了一跳,转身看向李天泽。


女生长得很好看,眉清目秀,唇红齿白,额前的齐刘海随着回头的动作微微飘起。


“弹的很好。”

李天泽由衷的赞叹。


“……谢谢。”

女孩受宠若惊。


简亓温柔的看着李天泽,把女生叫过来。

“天泽,这是陶桃,还有个弟弟叫陶醉。”


“很棒呢,钢琴弹的不错。”


“谢谢夸奖。”

女孩教养很好,被夸赞之后没有丝毫骄傲,介绍之后女孩便回了后屋。


“天泽,我们四手连弹吧。”

简亓叫过他,坐在钢琴凳的一半,另一边留给他。


“你怎么知道我会弹钢琴?”

李天泽坐下之后问。


“看气质。”

简亓答。


李天泽:……




TBC


【祺泽】镜(上)

#上一个坑还没填又来开新坑不要脸的我#
#由明星大侦探第三季第二案引发的遐想#
#大概大约差不多分上下章吧#
#第一篇祺泽#
#HE#


人类泽×巫师祺

请勿上升真人





若你化身一面冰冷又狭小的镜子,那时我是否会隔着镜面看到你清澈双眼。




01

李天泽这一觉睡到了放学,他醒来时看着空荡的教室,习以为常的起身收拾东西。他揉了揉惺忪的眼睛,把书包带随便搭在肩上,走出教室带上门。


他早就习惯了。


向来独来独往,他没有好兄弟,也懒得去经营脆弱的友情,在他看来,没有比这更烦人的事了。自己一个人,简单还方便,没必要再添麻烦。



天早就黑了,若隐若现的路灯光芒,照耀李天泽走的路。


这是上学的最后一天了吧。


真是可笑,刚升高中就被迫辍学。


他慢慢的走着,一步一步,回头看自己被灯光无限拉长的影子,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。


回家吗?


不想回,怎样都是自己一个人面对阴暗的房间。


真是烦透了,每天千篇一律的生活让他觉得活着真没意思。



02


李天泽父亲生性好赌,几乎二十四小时都在赌场度过,即使李家的家庭条件原本优渥,也根本熬不住父亲的败坏。


终于两年前,父亲欠下了一大笔债务,他思寻一个晚上,最后做了一个可笑的决定——


把母亲抵给债主。


李天泽母亲有一番姿色,父亲觉得这是再好不过的选择,债主在看过母亲的容貌之后,也答应过往债务一笔勾销。但天偏不遂人愿,母亲在前一晚自杀了,债主在得知消息之后,怒极反了诺言,债务非但没清零,反而加上利息。


这无疑是雪上加霜,李家的财物能力怎么承担的起。


接着,第二天父亲趁李天泽熟睡时,从二十四楼跳了下去,最后留下的一句话是搁在李天泽床头的一张字条——


天泽,爸爸对不起你。


寥寥几字把自己撇的一干二净。



李天泽依然记得那天他看着铺雪的地上一片血迹,躺着的那个人是他最亲也最恨的人,刺目的血红,仿佛带着他进入无尽的深渊。


他穿着薄薄的睡衣,在寒冷的冬天站着,竟感觉不到一丝皮肉上的凉意。


他心里早已一片冰凉了……


他也不过是个人罢了。


从那以后,喜形于色的李天泽不见了,剩下的只是被抽离灵魂的冷漠躯壳,被痛苦支配的无知无觉。


他没办法了,压在他身上的是重如山的债。
学费付不起,他只能退学。
每天啃着方便面,感觉味如嚼蜡。


从前对他来说一文不值的钱,现在他像狗一样渴望,恨不得一天连轴转给人打工,早日还清欠款。


但天就是不会掉馅饼,只有一天一天积累还不清的债。他体会到绝望了。他也想像父亲一样,抛弃一切,求得一快。


他坚持不下去了,可以……


放弃了吗?




03


李天泽捡到一面镜子。


一面简约又复古的镜子,是他在浑浑噩噩的回家途中发现的。镜子在密集隐蔽的草丛中,不会轻易被找到,但李天泽就鬼使神差的走过去。


他抱着会有失主找来的心理,在原地蹲着。


等了有一会儿,李天泽听到沙沙响,他以为是失主来了,立刻站起身看向四周。遗憾的是什么都没有,他以为自己听错了,又再次蹲下,百无聊赖的揪着枯草。



“嗯……”


突然一声像是刚睡醒的嗓音传到李天泽耳里,他吓一跳,看向周围。


四下无人,整个荒草丛中只有李天泽一人孤寂的身影。


他有些惊讶,他腿麻摇摇晃晃的直起身,踉跄几步站稳,低头看向被自己放在地上的镜子。


镜子在月亮的照射下反着清冷的光,照在李天泽脸上,有些刺眼。刚才看起来无异的镜子,此刻看来露着丝丝诡异。他一动不动的紧盯着它,似是要看个透。


“看着我干嘛?”


温润如玉的音色响起,像被洗过的晴空一般,清澈还渗着柔软。


李天泽一惊,果然是这镜子发出的声响。他心念一动,一时胆大,竟蹲下来观察。他拿起镜子,来来回回仔细观摩,翻来覆去也没看出个究竟。


“你是什么东西?”


“我啊,我是镜仙啊。”愉悦的声音从镜子传出,带着半开玩笑的意味。


没想到李天泽这傻孩子真信了,还惊讶的问能不能实现他一个愿望。


“你这人真傻,我说你就信了。”


“什么?”


“我怎么会是镜仙呢,不过开玩笑罢了。”


“你不是镜仙啊……”李天泽没理会他挑逗的语气,对于它不是镜仙有些失望。


“你希望我是镜仙?”


“是啊,我有个愿望,急切的想要实现。”


……



04


马嘉祺是个巫师。


说是个巫师,整天却游手好闲,每天游山玩水,轻松自由,活得比巫族族长还清闲。


族长倒也不束缚他,任由他去自在,因为马嘉祺是巫族唯一一个能发动禁术的人。于是马嘉祺过起每天“偷得浮生半日闲”的日子,倒也舒坦。


马嘉祺的性格绝不是贪图安逸的,他只是恨死了条条框框的规矩,活得拘谨难受。


直到族长交给他一个重任。


他依稀记得族长是这样说的

——嘉祺,这次任务很艰巨,除你之外没有更好的人选。我知道你不想去,但是你如果完成任务,以后天高海阔任你飞。


当然,没有比这更有诱惑力的条件了,马嘉祺心动了。


当晚,他失眠了,躺在床上眼望天花板。


——天高海阔任我飞。
我去还是不去?


……


马嘉祺还是答应了执行任务,他临行的时候,族长紧握着他的手。


——嘉祺,你可以的。


族长说。


他点点头,转身欲走,但在他转身的下一刻,他捕捉到族长微小飘渺,近乎散尽在空气中的一句话……


——活着回来……


马嘉祺顿了下心,觉得此行是九死一生,他握紧拳头,迈着沉重的步伐,一步一步走向极乐之门。


——族长,我会的。


……


马嘉祺确实遵守了承诺。


他活下来了。


……


巫族的叛徒——唐寅。那人当年背叛巫族,偷了巫族上千包星空粉,连夜逃出巫师森林。


星空粉,毒药,遇水喝下者七秒必死,是巫族致命毒药之首,轻易不可使用,但唐寅在人间贩卖给奸商,害死不少无辜百姓。


马嘉祺这次的任务,就是杀了唐寅。


他查到唐寅的资料,对方在事业上混的风生水起,甚至创立了唐氏企业。


他潜入公司内部,发现唐寅竟然已经可以自主研制星空粉,虽然外观上有所不同,不过药效上是没差的。


他立刻找到唐寅的办公室,闯了进去。那人背对着他,坐在椅子上望着窗外。


唐寅听到声响,并未作出太大的反应,微微转头,侧着脸看向马嘉祺,轻轻笑了一声。


马嘉祺仔细观察眼前的人,这人在多年的磨砺下,面对事情早就淡定自若,好像没有什么可以惊动他。这样的人,最难对付。


——唐寅,我是来杀你的。

马嘉祺这样说。


那人没有一丝一毫害怕,反而沉沉的笑起来,他说
——你来杀我?

语气轻蔑,尾音上调。


马嘉祺也嘴角露笑
——是,杀你。

语气肯定。


马嘉祺奋然起身,自腰间抽出一把巫族匕首,想一招致命。


而唐寅只是邪邪的勾起嘴角,悠闲抬手,轻轻的打一个响指,他们便置身在人潮汹涌,车水马龙的街道上。


马嘉祺动作瞬间停止,脑子里“嗡”的一声。


他想,怕是真的活不了了。



【巫族人不可在人类面前使用巫术和巫族武器】


又一个响指,他们又站在荒无人烟的枯草丛之中。马嘉祺手一空,低头发现握着的匕首不见了。



唐寅站在他面前,手里拿着他的匕首,在他面前晃了晃。


被耍了。

马嘉祺想。


——要不要试试你的刀够不够锋利?

唐寅说。


他拿起刀,毫不犹豫插在马嘉祺的心口上,带着凉凉的笑意,又把刀抽离。响指声落,他消失在马嘉祺的视野中。


马嘉祺感觉浑身被抽走了力气,他瘫软的倒在草丛中,脑子里闪跑马灯,过往一点一点浮现,他像是在看电影,看的是自己的人生。


——如果你完成任务,以后天高海阔任你飞。

——嘉祺,你可以的。

——活着回来……


突然,马嘉祺想起了什么,他用沙哑的声线艰难虚弱的说,“绝地求生……”


接着他用尽全力,启动巫术,把自己附身到身旁不知是谁遗留的镜子上。镜子右下角由浅至深浮现出一个标记。



风的力度刚刚好,微微吹开书页,恰好停留在其中一页。


【——绝地求生大魔咒

咒语:绝地求生
适用人群:巫师
使用效果:巫术可以在危急时刻将自己封印至附近的物品中,巫师身上与物品上会留下相同的标记。】



05


“那我告诉你一个我的秘密,你带我回家好不好?”马嘉祺哄小孩似的语气对着镜外的李天泽说。


“什么秘密?”


“你先答应带我回家。”


“可以啊。”

李天泽说。


“所以,是什么秘密。”


“你带我回家,我就和你说。”


……


李天泽把镜子带回了家。


打开家门的第一刻,李天泽不依不饶的问,“你的秘密可以告诉我了吗?”


“就这么好奇啊?”


“也没什么,”李天泽淡淡的说,“时间不多了……”


声音到最后越来越小,在清冷的空气里飘散开来,马嘉祺没有听清。


“什么?”


“没,就是时间不早了,你看天都这么黑了。”他看向窗外,那眼神有万般思绪。


他是向往自由的,但他不能,他被约束在这烂泥一般的生活了,寸步难行。



马嘉祺看着他,那眼神好像是死亡来临前的自己,无助又悲哀。明明渴望,但自由是如此遥不可及。他想,他们其实是很像的吧。



长夜漫漫,唯有你能抵挡漫长岁月。


马嘉祺突然想起这句话,他透过一方小小的镜面,顺着李天泽的视线看向窗外。


是啊,这天真黑啊……


——


整夜,马嘉祺和李天泽都没睡。


马嘉祺把自己的经历都说给李天泽听,不过是用第三人称当作转述。说到底,也是不想让李天泽觉得自己窝囊。


李天泽就这么听着,在马嘉祺的故事将要到结尾,他开口打断。


“你讲了这么久了,我也给你讲讲我的故事吧。”

他的语气很平淡。


然后他唇轻启,将那些鲜血淋漓的过去层层揭开,好像不是在讲自己的过往。


他突然不觉得痛了,可能是被当初撕裂的痛苦折磨的已经麻木了。他只是微微提起嘴角,将刺目的过去一点一点讲出来。



也好,至少有个人倾诉。



马嘉祺听李天泽淡然的讲着让他都觉得悲伤的故事,他看着李天泽,蓦然带了点心疼,这么小的孩子已经经历这么多。


他本不该承受这些的。



06


清晨,李天泽拉开阻挡光亮的窗帘,昏黑的房间陡然亮起来,李天泽眨眨还没适应光的眼睛。


“你是个巫师是吧。”

陈述语气生生加了些肯定,李天泽看着屋外耀眼的阳光背对着镜子说。


“啊……是。”马嘉祺迟疑了一下,回答道。


转瞬间他又发现些许不对。
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
“你昨天讲的故事啊。”李天泽悠闲的回他。


马嘉祺一时语塞,吭哧了好久,才找回自己的声音。

“你听出来是我了?”


“傻子都能听出来是你好吗!”


李天泽昨晚就发觉了,附身于镜子,会巫术,这不明摆着就是面前这镜子吗。


“好吧,那我也不拐弯子了。”


“我叫马嘉祺,是个巫师。”


李天泽转身看向声音来源的镜子,竟莫名的笑起来。


窗外金辉正好,洒在李天泽身上。


那笑容太美了,他微微的露出一排牙齿,干净又整齐。他眼睛本来就大,星星点点映在他眼里,耀眼的让马嘉祺不敢注目。


马嘉祺看呆了。


这个男孩从初见身上就带着忧愁,周身散着悲寂,但此刻他闪耀的光,璀璨夺目,不可方物。


他想,如果生活没有这般苦,李天泽会是个怎样光芒万丈的人啊。


马嘉祺是真的呆了,呆到李天泽走过来他都没察觉。


李天泽拿起镜子,马嘉祺在发呆。

镜子在空中自由落体,马嘉祺在捂脸温柔的偷笑。

镜子啪的一声落地,马嘉祺在想——天泽真好看啊。

直到镜子平稳的躺在地板上,马嘉祺才感觉晕乎乎的。


“你没事吧?”李天泽惊慌的捡起镜子,语气担忧。


他刚刚一时没拿稳,镜子就从手中滑落下来。他急忙看了看镜子哪里有磕碰,发现在镜子左下角有一处破损,他摸了摸感觉并无大碍。


“哎呀……”马嘉祺感觉自己要散架了,这么一摔还真不轻,“好疼啊……”


“没事吧,对不起啊,我没拿住。”


“不,我有事!”


“怎么了,你受伤了吗?”


“我受内伤了……”


“……那怎么办?”


“你叫我一声嘉祺听听……”

某马姓男子不要脸道。


李天泽翻了个大白眼儿。

“叫什么叫!”



……


沉默好久。


“嘉……嘉祺?”

李天泽打破安静,别别扭扭的脸微红。


马嘉祺在镜子里笑的前仰后翻,全然顾不上身上的疼痛。果然,这性格还是个白羊座。


“天泽,你可太可爱了!”


——

What?

我可爱?

可爱个鬼!


“别笑了你,都笑成猪叫了!”


“哈哈哈哈哈哈嘎嘎嘎……”


“你嘎嘎个什么嘎嘎!”



07

马嘉祺和李天泽过上了变向的同居生活。


马嘉祺觉得自己像个小媳妇,每天看着李天泽起早出门,一直等到他半夜回来,盼到房门打开,才能和他说说话。而李天泽一般回到家和马嘉祺聊几句,然后一头栽在床上呼呼大睡。


他实在是太累了。


上午下午打工连轴转,休息时间都恨不得再去打几份工,早出晚归早就习惯了。


他多想还债啊……

马嘉祺想。


马嘉祺静静的看着李天泽,看着他不安稳的睡颜,他人小小的缩在床的一方角落。均匀的呼吸声在静谧的房子里格外入耳,马嘉祺静静的听着,眼中不自觉染上怜惜。


不知过了多久,他就这样对着小小的镜面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

翌日早上,马嘉祺醒来,望着空荡的房子,一阵空虚。


他这一觉睡的太久,李天泽已经出门了。


马嘉祺在一方狭小的空间,只有一缕光线照进来。他靠着仅存能看到世界的小窗口,又再次从白昼等到阳光散尽。黑夜爬上天际,伴随着月亮越来越亮,开门声总算是响起来。



门口传来撞击声,然后沉寂了几秒,那边才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,关门声应声响起。


紧接着一身酒气的李天泽出现在马嘉祺面前。


“你喝酒了?”


“嘉祺~我回来了哦……”醉酒的李天泽模样很可爱,他轻声细语的对着镜子,“我跟你说,我刚才在门口摔了一跤……嘿嘿嘿,还挺疼的~”


马嘉祺从未见过这样的李天泽,明明软萌的不行,却又让人心疼到骨子里。


“天泽……”

他忍不住叫出声。


“嘘,你听我说啊……
“我好累了,想休息去了……”
“每天都很累啊……”
“其实啊,看见你那天,我想着自杀来着……活着没什么念头,刚好辍了学,也没什么好顾虑的了,还债什么的都去死吧!”
“可是啊,我发现你了,听到你声音的时候我就觉得这嗓音真好听,嘿嘿……”

李天泽傻傻的笑了,像个孩子一样。


这才是他,把一切都吐露出来,需要被人关怀的真实的他。不去在乎种种,真正的把想说的都说出来的他。

也只是在喝醉的时候,才能抛弃一切,展露最柔软的一面吧。



马嘉祺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听完这一段话的,这个孩子,现在的不单单只用心疼来形容了。他此刻极想抱抱李天泽,让他不那么难过。


“可我现在真的想去死了……”

李天泽幽幽的说出这一句话,他坐在沙发上,轻轻的抬头把头靠在沙发靠背上,仰望天花板。


马嘉祺分明看到有晶莹的液体从李天泽眼角滑过。


他嗓子沙哑的竟说不出一句话。


他不知道怎么安慰李天泽,只能看着李天泽擦掉泪水,转瞬又有下一滴流出来。



李天泽机械的重复动作,一遍一遍的擦,可眼泪偏是锲而不舍,一滴又一滴流下,他也累了,任由眼泪滚落。


由酒精支配,他轻轻闭上双眼睡着了。



他睡相很安静,没有半分刚刚的伤感,紧皱的眉毛也舒缓了,但长长的睫毛上残留的泪珠就像在诉说悲痛。


马嘉祺很想摸摸他的头,他也这么做了,他伸手摸李天泽毛茸茸的头发,柔软的触感接触到手心,让长年冰冷的手感受到炽热的感觉。


似乎,心上的冰霜也在慢慢裂开,融化……


……


马嘉祺突然发现自己的手穿过镜面,出走这黑暗狭小的空间,从缝隙中越过,清晰的触及一直想碰到的人。


昏暗的空间闪着蓝光,手臂穿出的地方形成一道光圈。


马嘉祺把手收回,蓝光逐渐消失,光圈随之变暗。


他试着再次伸手穿过,却没能成功。如同过去多年马嘉祺无数次试着闯出镜子一样,触到的只有坚硬透明的墙壁……



08


再一次试着伸向镜子,失败。


马嘉祺开始放弃治疗,把手伸过去再缩回来,来回几次演变成了舞蹈动作。有节奏感的身体律动,加上反复穿梭在空气中无处安放的右手,动作异常魔性。


穿越依然失败。


马嘉祺气急,一脚踹向镜面……


然后,他就华丽丽的从窄小的镜子里滚了出来。


翻滚一周半,脸完美落地。


马嘉祺颤颤巍巍的坐起来,摸摸火辣辣的脸颊,视线一转,愣愣的看着面前的镜子,那个他呆了六年的镜子。



他出来了。


马嘉祺感激流涕的爬到镜子前,拿起镜子翻来覆去看了许久,看到镜子右下角清晰的黑字。


马嘉祺撸起袖子,在自己的右手腕处看到了相同的字母。


——M

马。


只有他能启动的禁术——绝地求生


马嘉祺轻轻的笑了……


……


随着出来的时间越来越多,马嘉祺发现出来是有时限的,次数不定,每次到了时间就会自动传送回镜子去。


一开始只有手出来几秒,像李天泽醉酒那次一样。

第二次出来,待了五分钟,他就被送回去了。


接下来,频率越来越频繁,有时候一天可以出来好几次。

再后来,几乎可以维持一整天,直到李天泽回家。


马嘉祺也试着出门转转,看看世界变化有多大,呼吸一下新鲜空气。像没见过世面的人一样,东瞅瞅西瞧瞧,时不时上手摸摸。


马嘉祺也发觉,每次即将被传送回时,手腕上的印记总会发出蓝光,靠着这个,他每次都能在回去之前躲到一个没人的地方。


有时候他也跑到李天泽打工的地方偷偷的看。


每次看到赶去送餐的李天泽头上汗水滴滴落地,他都克制不住想上前帮帮他,给他擦擦汗,但他没有迈出脚步。


——等他不这么忙了再和他说吧。


马嘉祺不禁一笑,自己什么时候这么顾及别人的感受了?



09


李天泽最近认识一个很特别的人。


是他下午在咖啡店日常打工的时候认识的。那人总是戴帽子,每天都会换一顶不同款式的。


至于为什么特别,可能是声音很耳熟吧,他想不起来了。


每次聊天的时候听到那人讲话都觉得很熟悉,但对方似乎刻意压低声线,他尽管好奇,也辨识不出。


那人人很好,来到咖啡店总是会点一杯咖啡,然后在等待的空余时间帮他干点活,一边帮忙还一边陪他闲聊。


虽然是力所能及,但也让李天泽轻松了一些。


那人和他很合拍,很多事情都能聊到一起去。第一次见到那人,那人进来的时候似乎一眼就看到他了,那么多点餐台,那人就直直的向他走来。


后来问他为什么,那人说觉得有缘。


对了,那人的名字也很好听,好像叫……


简亓。


……

咦,什么时候,嘴里都是对方了?




TBC



饭上祺泽西皮,虽然很虐,但一口玻璃渣我吃了。
更新时间不定,因为我懒,码字需要一定时间。
脑洞这期刚出就有了,但迟迟没有码完,懒癌晚期没法治。


谢谢大家观看。